<button id="vz934"><acronym id="vz934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th id="vz934"></th>

      1. <nav id="vz934"></nav>
        1. <dd id="vz934"></dd>
          校園新聞

          “戲串”語言的反復與重疊用法

          更新時間:2022-02-17 07:31:39

          “詩”,特別是古詩,在章法上最顯著的特點是復沓的聯章形式。即每章字句基本相同,只換少數詞語,反復詠歌。這些形式原本來自民歌,為了適應勞動的需要,此起彼和,自然形成疊章,否則即很難唱得盡興。

          這種手法,目的是為了增強中心意思的提示,以加深聽眾的印象和感受。

          同時,反復與重疊也是民間文學語言上的一大特點。

          表現之一,是語意上的省略重復。

          如落腔《藍橋會》中的一段:

          藍瑞蓮一陣淚漣漣,
          我只把二爹娘埋怨幾番:
          普天下男人有多少,
          把孩兒許配周佬官。
          周佬官五十單三歲,
          小奴家十八正少年。
          五十三,十八歲,
          十八歲,五十三,
          這夫老妻小不一般。
          妻小夫老不般配,
          終日吵鬧不得安。
          不相配,不得安,
          又怨地來又怨天。
          自從我奴過門后,
          早晚眼淚流不完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把十八歲、五十三連起來一再重唱,復又把不相配、不得安也來一次疊唱,于是“老夫少妻”的悲劇,給人的印象就更深了,其反抗性也就更加強烈了。

          表現之二,是詞語、聲情上的重復。

          如豫劇“盼兒”的戲串:

          有老×我終日倚門盼望,

          盼過來盼過去空盼一場。
          盼嬌兒盼得我茶飯不想,

          盼嬌兒盼得我睡不安康;
          盼嬌兒盼得我發如霜降,

          盼嬌兒盼得我二目昏黃;
          盼嬌兒盼得我頭昏腦漲,

          盼嬌兒盼得我哭斷肝腸;
          盼嬌兒盼得我病臥床上,

          盼嬌兒盼得我眼淚汪汪;
          盼嬌兒盼得我氣噎神喪,

          盼嬌兒盼得我哭笑無常;
          盼嬌兒盼得我胡話亂講,

          盼嬌兒盼得我不知熱涼。
          若想要老×我把寬心放,

          除非是我的兒轉回家鄉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總共用了十二個“盼嬌兒”來塑造這個思念孩子的老人形象:她(他)站在門前眼巴巴地往遠處張望著,嘴里還絮絮叨叨地說個不停。事實上是力求引起觀眾感情上的共鳴。

          表現之三,是語法上的對仗使用。

          如:

          年老氣衰溝下死,青春少壯逼上山。

          又如:

          人留子息傳后代,草留根苗等來春。

          再如:

          船頭撒下青絲網,船后垂下釣魚鉤;

          釣得大魚長街賣,網住小魚沽美酒;

          賣來銀錢有度用,沽來美酒請朋友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這類唱詞的最大特色是音韻鏗鏘,節奏和諧,旋律優美,悅耳動聽。

          表現之四,是句法上的“垛”和“嵌”。

          如:

          跌跌撞撞到靈堂,一頭栽倒地中央;

          強睜淚眼抬頭望,又只見一具尸體:

          披頭散發,二目無光,

          衣衫不整,面色焦黃;

          紅絨線,腳上綁,

          一盞燈,半明不亮;

          陰風吹,亂搖亂晃,

          只照見血淋淋、凄慘慘、不言不語、倒臥在床、倒臥在床,

          悶沉沉、凄涼涼,

          叫人好不悲傷,好不悲傷!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從“一具尸體”以下,都是幾個字又幾個字的連嵌帶垛入進去的。不論唱和念,都給人以語勢逼人的急迫感,對增強氣氛有很大效果。

          表現之五,是詞法上的雙聲、疊韻。

          如:

          蒼松郁郁青迎日,翠柏森森綠遮天。

          又如:

          走一山又一山嵩岳縱橫,

          走一嶺又一嶺疊巒層層;

          見山高高又高擋住日月,

          見澗深深又深能馭蒼龍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這當中又有“字咬字”式的重疊,如“山長青松松遮住山,山藏古洞洞里有仙”等。很能抒發人物的心情,給人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。

          表現之六,是疊字疊用的形容詞。

          如“影綽綽”“明晃晃”“淚汪汪”“亮晶晶”等。從重疊的聲音上,能使描述的景象倍增聲色。

          又如“長一雙虎靈靈的杏核眼”,“虎靈靈”(或“忽伶伶”)給人的感覺就很形象,“活”而又美。“面皮兒搟得圓溜溜”,就比“面皮子搟得很圓”要上口好聽得多。因為這里還有個音樂性、節奏性的問題。

          從以上分析可以看出,戲曲、曲藝語言是有其特定的句格、句式和組構規律的。在重奏復沓、反復重疊的唱詞中間,有些詞與字看來似乎是運用得稍嫌牽強或頗不通達,而其實這正是民間戲曲語言的一種周密和樸素的完美性。因為戲曲不僅要通過劇詞明確地表達人物的思想感情,而且由于戲曲載歌載舞的特點,還要求唱詞要有響亮的音樂性、律動性、諧和性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結語

          “串詞”是“戲曲化”的重要因素之一。沒有“戲串”的劇本,藝人稱之為沒有放茶葉的“光腚戲”;沒有賦贊的曲詞,藝人稱之為“光腚書”,總之,是“沒有滋味”。

          作為“串詞”主要創編者的民間藝人,是勞動者;職業演員,也是勞動者。在舊社會,他們是生活在底層的人。他們創作或經過他們再創作的作品,不僅和勞動人民的口頭文學有著極其深厚的血緣關系,而且他們許多人本身就是勞動人民出身。因此勞動者的思想、感情、生活積累和愛憎觀念,同樣在他們的作品里如實反映著;甚至還常常把勞動人民的作品原原本本地帶到戲曲和說唱藝術中來。因此,我們應當肯定“戲串”和“賦贊”同樣具有鮮明的藝術特色和較高的文學價值。它對于推動戲曲和說唱藝術發展曾經起過重要作用,的確是我們戲曲和曲藝遺產中的瑰寶。

          上一篇:2022這些高校藝術類限制單科成績、身高!速看!
          下一篇:2022年單招即將在明天(24日)開始填報,注意考試流程

          本站新聞部分從網絡搜集,如果文章內容或部分內容涉及或侵犯您的相關權利,請來信或來電聯系管理員清除!

          丰满岳乱妇在线观看中字,无遮挡啪啪摇乳动态图,黑人又粗又大又硬a片,亚洲国产日韩欧美一区二区三区